河床男子的甜點人生×黃偈

2020-10-06 11:31 生活

圖片來源:蝦米攻略網

18歲在網路賣蛋糕,20歲一人去法國上甜點課,21歲在台北信義路開店

這是甜點人物×黃偈令人稱羨讚賞的佳績!

『河床工作室』還是當紅的火熱甜點店!

今年更出了一本『黃偈的甜點日記』,傳授大家做甜點的美好

成功來得太快,讓他現在慢下腳步到台東當志工

欣賞不一樣的風景。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這幾天回到家,發現媽媽的植物已經賣的差不多(因為她要搬到嘉義,所以得出清),我問她會不會捨不得,她說當然,但是能被珍惜和喜愛那更棒。 她說她本來很捨不得賣,想等我再開店把這些植物放滿我的新店,一定會充滿能量充滿祝福。我也曾經想為了我媽的植物開一間店。 但是我後來發現,21歲開店是夢想,是目標、是一種成就。現在的自己開店像愛情,需要緣份,需要緣份,需要很多很多的緣份。 像是旅行經過某一個城市,遇見了一見鍾情的店面,而它正在出租。 又或者 我突然愛上了一個女孩,一個住在異鄉的女孩,或者想和我一起離開大城市的女孩。我想和她一起生活,一起工作,所以決定為了她在異鄉紮根。 所以我告訴我媽,那天會來臨的 到時候再為我重新製作和種植好嗎。

黃偈(@_huang__ji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25歲以後常常和身邊的朋友、工作夥伴聊到工作、存錢、賺錢,話題越來越現實也越來越沈重,什麼愛情和夢想通常不太會像小時候那樣輕易地搬上檯面暢聊。 我常常問朋友「你想當快樂的有錢人,還是有錢的快樂人?」,其實也就等於是問你要先滿足心,再滿足物質,還是要反過來。很慶幸身邊大部分的朋友無論工作再辛苦、再累,都還是堅持著自己的理想,即便不一定那麼富有。 上次講座有人問我為什麼今年要突然將每次的收入捐出5%,我說我很感恩,在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同時可以養活自己,可以過的那麼自由,而我所擁有的一切未必單因為我自己的努力,還有這個宇宙給我的幸運,我想還一些回去。 我知道沒有錢很痛苦,甚至創了業以後要扛下的責任是一種極為孤單的感受,但希望希望你可以是一個心靈富足的人,因為那些富足怎麼花都不會見底,我們一起加油,好嗎。

黃偈(@_huang__ji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晚上去看了初心的紀錄片 坦白說看到了2/3以後就完完全全陷入了憂鬱,有一個場景讓我想起了很多事,讓我回到了某一個時空不能自己。 就是江於某夜召集了夥伴們在餐廳開會,宣布自己即將退役,同時隔年將會把餐廳暫停。那個畫面和當時我在河床找夥伴們開會的場景一模一樣,雖然人少了好幾倍,但身旁是幾個感情深厚的夥伴。 我說「今天有兩件事想跟你們宣布,一是我把開店的錢全部還完了,年底我想帶你們去巴黎。二是我決定河床就做到明年租約到期。」 空氣瞬間凝結,倒也不是悲傷,就是那個瞬間沒有人知道能說什麼。相隔了幾個片刻,我才說「那⋯你們願意陪我一起到最後嗎?」,她們只是點點頭,然後笑了一下。 我完完全全可以體會江的心情。 過去經營河床的好幾年,我除了在河床是個光鮮亮麗的甜點主廚外,我的生活過的一塌糊塗,吃不健康的食物,沒有時間運動,是一個失敗的情人,一個失敗的家人,甚至連一隻貓都養不好。 這兩年我媽才向我回顧,開店的日子我總是工作到三更半夜,每天回家不是臭臉就是帶著強烈的負能量,而我回去家人都已經睡著,我醒來就是匆匆忙忙出門,和家人幾乎沒有對話的機會。貓咪常常尿床抗議我的不陪伴,情人常常無限包容我的工作狂症狀。 就連出國旅遊都像在逃難,永遠忙到前一天半夜才在整理行李,到了當地才開始思考要去哪裡,而每一次的旅遊都和工作採買有關。我也幾乎沒辦法好好看一場電影,習慣性把手機打開看店裡的情況、工作夥伴的訊息都是常態。 所以當別人跟我說「蛤,河床生意這麼好,幹嘛收掉~」,你們沒有看見的是我殘破不堪的生活,一個只剩下在廚房光鮮亮麗,而離開什麼都做不好的我。 所以我總是說,把河床結束,搬到台東當志工九個月,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棒的決定。賺多少錢,擁有多少名氣,早就已經不是重點。 - 江振誠的養成和廚藝之路相較於我是天差地遠,而我也其實是他口中不太欣賞的新一代年輕人,那種學習一下就開店的甜點師。對於他所經歷的一切,對於他的能力和高標準,無庸置疑是值得敬佩和讚賞的。尤其是到達了山頂,依然保持著謙卑的心回到根-臺灣,重新認識這片土地,並且為她貢獻。 但其實整部片真正正中我心的是他的太太Pam,在江什麼都還不是的時候就把他當作信仰,全心傾心於他,相信他會成功,而她也會想盡辦法讓他成功。 犧牲了一個妻子應該有的生活,放棄了成為母親的權利,全心全意支持另一半的夢想,然後在他身後撐著他。隨著他搬家,隨著他的決定飄流,我無法想像Pam的愛有多麼的強大,而她的內心有多堅強。 我想起河床的草創期,一次我和亨利受到雜誌採訪,亨利說我總是拼命衝,她就是在我的身後撿著我掉落的事物。 我在台南的簽書會提過,在甜點和創業這條路我最感謝的人除了家人就是亨利,在創業前面的兩年因為有她的支持和陪伴,我才能全心投入甜點創作。 最後的兩年我一個人經營河床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廚房以外的事物這麼多,這麼複雜,而如果沒有前面的陪伴,我可能早就已經失敗了。 - 經過了這些我仍舊在煩惱著 我還是會想起以前過去經營河床的日子,想念和夥伴們一起工作的日子,一起聚餐,一起旅遊,一起討論甜點,一起走過低潮。 我還是想開店,還是渴望做甜點給每一個臺灣人品嚐,可是同時我不想再過過去的人生,我希望在成為一個甜點主廚和經營者的同時,我可以是一個合格的情人、家人、主人,更是一個工作和生活並存的人。 江振誠在最後説「做一個快樂的廚師。」 這句話是那麼簡單,卻是那麼的不容易。 如果問我接下來的人生還有什麼夢想,我想 這一生能夠找到所謂的「平衡」,就是夢想之地。

黃偈(@_huang__ji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睡前想分享一個有點好笑的事 今天分享會QA有人問到會不會一直做甜點? 做甜點的心態或者雀躍感會不會改變? 回答的其中一段: 20歲的我確實和現在不太一樣 20歲的時候我的廚師直男朋友都會說「好羨慕你們甜點師」,因為做甜點的關係身邊都是女生。也確實以現在我的IG五萬人裡大概有42000都是女性。20歲的自己總會為此感到開心,或者覺得這是做甜點的附帶優勢。 然而26歲的我心態已改變,我仍然覺得做甜點很棒,但我在想的事是如果結婚生子,我一定要天天幫我的小孩做便當、甜點,讓他帶去學校。 我能想像,當他打開便當袋拿出甜點時,可以驕傲地說「你們看,這都是我爸爸做的,想吃嗎?」 旁邊的孩子就會「哇~~~~好羨慕你哦,你爸爸也太棒了吧,我可以吃一個嗎?」 做爸爸的我一定每天都會超滿足和開心。 語畢現場哄堂大笑,連我自己也笑出來 因為差異實在太大,我又講的太真心 我是真的沒有意識到,原來我的心理狀態真的從青少年變成「中年男子」了,還有我到底多想當爸爸。 不對啊⋯我還是一個26歲的單身漢不是嗎?

黃偈(@_huang__ji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Film by @gitanofilm

黃偈(@_huang__ji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 分享就是我的成功 雙廚分享會的前一天晚上,Jason和我討論要聊些什麼,其中一個我提到的事情是,在每一個職業裡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所謂的「成功」。以甜點師的例子來說,有些人可能希望能夠開一家名店,有些人想比賽成為世界冠軍,有些人只要能一直做甜點平平淡淡就好。 那我呢? 我想就是「分享」。 如同Jason在推薦序裡提到的:「分享,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廚師願意耗用自己的時間鑽研技術與穩定的製程,那可能只有剩下不到百分之一的廚師願意分享這顆果實。畢竟,這是每一位師傅窮究一生的辛苦結晶,為什麼要分享出來呢?」 。 _ 對我來說將自己的累積,將自己的所學,將自己的創作和研究分享給更多人,遠遠比自我提升成更厲害的人還要來得不容易,卻也來得重要。我也曾經把自己的作品守的牢牢的,光是一開始要去甜點教室分享自己的作品就是一道心理上的關卡,畢竟就像把自己的孩子送給別人一般。但是這條路走著走著,會慢慢希望把自己的喜悅分享給更多人,就像甜點的本質對我來說就是分享。 所以出版這本書,對我來說已經是甜點之路某種程度上的終點了,這個終點並不是說我不會再進步,不會再做甜點。而是我心靈上的圓滿,將自己這數年的故事、配方、經驗與你們分享,就是我的成功。

黃偈(@_huang__ji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